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疫情重创旅游业靠游客“吃饭”的新西兰如何摆脱绝境?

编辑:admin 日期:2021-11-25 11:52 分类:香港六盒宝典资料大全141期 点击:
简介:在2020年年底举行的新西兰旅游行业年会上,新上任的旅游部长斯图尔特纳什神情惆怅地说,2019年人们还在讨论如何控制国际游客数量,谁料2020年的主题竟然是没有了国际游客该如何让行业绝境重生。纳什的话反映出新西兰旅游业目前面临的窘境甚至绝境。 旅游业是

  在2020年年底举行的新西兰旅游行业年会上,新上任的旅游部长斯图尔特·纳什神情惆怅地说,2019年人们还在讨论如何控制国际游客数量,谁料2020年的主题竟然是没有了国际游客该如何让行业绝境重生。纳什的话反映出新西兰旅游业目前面临的窘境甚至绝境。

  旅游业是新西兰的支柱产业。以2018年为例,当年旅游业直接收入和间接收入分别为163亿新西兰元(1新西兰元约合4.68元人民币)和112亿新西兰元,其中海外游客消费总额达到178亿新西兰元。但2020年因为疫情,整个产业遭受重创,国际旅游收入几乎归零。

  昆斯敦(又译为皇后镇)是新西兰旅游名城,据该市市长吉姆·博尔特介绍,当地就业人口中有80%从事与旅游相关的工作。过去5年中,昆斯敦一直保持着高经济增长、高收入和低失业率。然而仅仅在2020年一个滑雪季(6~8月),昆斯敦就至少减少了2.7亿新西兰元的收入,年底前预计当地将可能失去近8000个旅游业相关岗位,这对于一个只有4万常住人口的小城来说堪称一场灾难。

  为了给日渐萎靡的当地旅游业营造声势,年过花甲的博尔特竟然去镇上最著名的蹦极点纵身一跳,一时引来万众瞩目。然而昆斯敦的旅游业复苏仍是个难题。

  所幸,作为世界级旅行目的地,昆斯敦还有一张王牌——电影拍摄地主题游。以格林诺奇为代表的《指环王》拍摄地造访之旅,不论对于新西兰人还是全世界的游客,都仍然具有号召力。

  博尔特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新西兰旅游业要重塑转型,电影主题旅游是未来的一个重要方向。

  作为新西兰中旅的负责人,深耕新西兰旅游市场20年的李瑞秦女士对电影主题游颇有心得。早在2014年,她就带领她的团队协助《爸爸去哪儿》剧组在新西兰拍摄,从此彻底带火了新西兰北岛罗托鲁阿的毛利文化主题游。

  这一次,新西兰中旅按照《只有芸知道》剧组设想,在当地量身打造了凯库拉海上观鲸、库克山追寻极光和克莱德小镇探访中餐厅等环节。影片的主要取景地克莱德,原本是新西兰南岛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但那里世外桃源般的步道、淘金者遗迹等,因为《只有芸知道》一跃成为了一些中国背包客心目中的“名场面”。

  事实上,即使在疫情严重边境封锁的情况下,新西兰政府也为电影《阿凡达II》、电视剧《指环王》等剧组人员开了入境绿灯,特批签证。博尔特认为,几百人的剧组进驻,既可以拉动一部分本地消费和就业,带来投资,又能为国家旅游形象做推广和宣传。依靠新西兰的国家旅游品牌形象和对新冠肺炎疫情有效控制的国际口碑,继续以项目引进的方式吸引更多国际大片前来取景拍摄,会得到新西兰政府的支持。

  来自东波利尼西亚的毛利人是新西兰的原住民,毛利文化的核心之一就是人类对自然的守护,强调自然与人类和谐共处。这个文化印记深深扎根于新西兰,新西兰也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与原住民文化融合共存很好的现代国家之一。

  18岁的贾马尔是出生在罗托鲁阿的毛利小伙子,他有一个响亮的中文名——路景茂。路景茂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时而还夹杂着北京腔和东北味儿,加上他外貌颇似东方人,常被中国游客误认为是同胞。9909988藏宝阁开奖资料9,有了这样的优势,路景茂从17岁开始在家乡做中英文导游,他的故事在中国网络上流传,年纪轻轻就成为罗托鲁阿日薪最高的导游之一。

  罗托鲁阿这座原本仅仅以高硫磺纯度间歇泉和温泉闻名的新西兰内陆小镇,对旅游业的依赖度甚至超过昆斯敦。自从毛利文化游的品牌打响后,这里几乎成了海外游客的必选打卡地。

  路景茂告诉记者,他的兄弟、亲戚、朋友大都在当地从事旅游业,罗托鲁阿的旅游业集约化程度非常高。毛利文化元素贯穿在毛利文化游的整个过程中——毛利歌舞表演;民俗村文化的介绍、表演和互动;特色毛利餐食的烹饪和享用;温泉体验;交通运营等,都被按模块切割,分属当地不同公司运营,如此在最大化运营者利益的同时,又避免了内部竞争。

  受当地旅游客源地影响,常住人口不足10万的罗托鲁阿是新西兰中学汉语教学最先进的地区,新西兰全国汉语桥大赛连续3年的冠军获得者都来自这里。2020年旅游生意难做,高中毕业的路景茂不得不暂时离开旅游业,但他的梦想仍是有一天能到中国继续进修汉语。

  疫情是把双刃剑,在重创2020年国际旅游市场的同时,也为新西兰旅游产业转型提供了思考和谋划的时间。

  除电影和文化产业外,在博尔特眼中,农业、养老产业、环保产业都能拉动旅游发展。这一切的根基都在于新西兰对环境的重视、保护以及对可持续发展模式的坚持。

  新任旅游部长纳什说,在更长远的未来,新西兰旅游要向更环保、更低碳、更高价的方向演进。新西兰政府将继续全力打造“纯净新西兰”的国家旅游形象和品牌。

  杰森·马歇尔经营着新西兰最大的蜂王育种基地,他戏称自己是个成天跟蜜蜂和森林打交道的标准新西兰农民。在奥克兰郊外的蜂场,他正忙着在蜂场门口打造一间蜂蜜和蜜蜂主题咖啡馆。

  “我养了一辈子蜜蜂和蜂王。我深深地理解,与蜂蜜这个产品相比,蜜蜂在自然生态链中的价值更高。我想把这个理念传递出去,打造这样一间咖啡馆,让每一个路过的游人可以在休息喝咖啡的同时,看到天然蜂蜜生产的过程,了解蜜蜂这种昆虫对自然界和人类的巨大贡献和价值。”马歇尔说出了自己农业产业旅游的理想,而他的这个想法正在新西兰第一产业部和当地蜂产业协会的支持下一步步变成现实。这样将环保教化理念融入旅游从而带动当地产业的案例,在新西兰不胜枚举。

  奥马鲁位于新西兰南岛东海岸,濒临南太平洋,海洋生物环境优越,这里是世界上最珍稀的企鹅亚种之一——黄眼企鹅最后的栖居地,目前在新西兰总共也只有数十只存活的黄眼企鹅。

  奥马鲁地处偏僻,与南岛最大城市克赖斯特彻奇市和昆斯敦都有相当距离,当地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为了将黄眼企鹅作为一个环保卖点拉动当地旅游业,同时也为保护该品种企鹅募集更多环保基金,当地旅游局开辟了黄眼企鹅保育海滩,与新西兰中旅这样的机构合作,打造高端定制游,让小团队游客全程在专业环保人员的带领下观看完全野生状态下的黄眼企鹅,确保不会惊扰动物的自然生存状态,同时为游客带去专业的信息和知识,提供亲子游、学习游的生动课堂。

  李瑞秦告诉记者,在新西兰,无论是观鲸还是看海豹,许多国家自然保护区都会采用高端定制的运作模式,提供专业服务。在整个旅游体验过程中,游客可以从每个工作人员身上看到极高的专业素养和对大自然的敬畏。从一些细节上来说,如参观之前的预约,对时间人数的限制,贯穿于整个参观过程的纪律性,甚至所穿着服饰颜色的注意事项等,都是不容有丝毫含糊的。